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半月談評論:把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

2019-10-28 09:02
來源:半月談網

作者:郁建興(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教授)

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的主題是,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。這是一個特別重大的課題。習近平總書記9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集體學習時強調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為具有顯著優越性和強大生命力的制度,要強化制度執行力,切實把我國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。

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,就是包括黨的領導、人民當家作主、全面依法治國、民主集中制等系列制度與政策體系的優勢。制度優勢與治理效能互為表里,國家治理效能是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體系的出發點和落腳點,同時也是反映制度優勢的重要指標,提升國家治理效能是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必然要求。

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正確理解和高效執行。當前,面對新時代提出的新任務、新要求,不同地區、不同部門對制度與效能、體系與能力、黨建與治理、分工與協同、統一與特殊等概念和關系的認識中存在一些誤區,在一定程度上妨礙了制度的有效執行。我們有必要辨析一些似是而非的命題,以最大限度發揮制度優勢,提升國家治理整體效能。

把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,不能狹義理解為完善國家監察和督查體制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要強化制度執行力,加強制度執行的監督,切實把我國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”。有人認為,這就是深化監察與督查體制改革,以監察和督查提升治理效能。事實上,監察和督查只是強化制度執行的一種方式。將國家制度優勢化為治理效能是一個過程,至少包括制度創設、有效執行、監督和反饋等環節,強化制度有效執行也不能限于負向的監察、督查和問責,還包括正向的法治保障、德治引領等手段。

完善國家治理體系與提升國家治理能力和效能是一個有機整體,二者相輔相成,但又是不同層次的概念。完善國家治理體系是基礎,有了運行良好的國家治理體系才能提高國家治理能力,二者良性互動,才能實現國家有效治理。當前,有的地方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完善基礎設施,并將物理平臺信息化等價于治理體系現代化,認為建好系統、搭好平臺就一定能實現有效治理。這種“見物不見人”的治理思維,不僅耗費大量資源,還可能與規范有序、充滿活力的基層治理目標相違背。

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大的優勢就是黨的領導。黨對一切工作的全面領導是頂層設計、總體布局、統籌協調、整體推進意義上的領導。在黨的領導下,要充分發揮地方政府、基層政府各條線、各部門的作用,發揮社會與市場的力量,調動人民群眾的積極性與自主性。同時,黨建應與治理緊密結合。黨的領導作為最大的制度優勢,必須體現在以黨建工作促進有效治理,以黨的領導統領全局、整合社會資源、協調各方參與,為實現有效治理提供政治、思想和組織保障。

完善治理體系,既要權責一致、分工明確,又要為協同治理、共同發力提供激勵。社會問題往往具有復雜性、多元性、突發性等特征,政府可能難以做到“類類有統籌、件件有專責”。這意味著,社會治理沒有“一抓就靈”的單一抓手,需要多部門、多層級、多主體開展全域、系統、聯動治理,這種部門條塊協同治理模式,必須輔以有效激勵機制。當前,不少地方政府為社會治理設定了大量日常化考核、過程性考核,基層大量精力傾注在形式化的細節上,有違以協同治理的效率卸去基層干事的包袱這一初衷。

統一推廣并不意味著一成不變的“一竿子插到底”。上級統一要求、全面推廣的政策可以與地方自主探索、運行有效的經驗并存。“摸著石頭過河”、地方先行先試是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發展與治理的重要經驗,也是我國獨有的制度優勢。近年來,在地方實踐中,我們常會看到“共性”與“個性”失衡的現象。為探索經驗,一些地方鼓勵基層先行先試、自主創新,然后將基層經驗總結提煉成為全域的政策,但是,在總結經驗時,往往將不同地方的做法“東拼西湊”,形成一套基層經驗無法保鮮、基層活力無法傳遞的政策,在執行方面則片面強調“整齊劃一”。這種過于教條的思路,容易挫傷基層積極性。

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是一套行得通、真管用、有效率的制度體系。如何把制度的可檢驗優勢轉化為治理的可持續效能,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關鍵之義。從辨析命題著眼,是為了更好地澄清理解、改進認識,從而有針對性地把改革推向深入,讓制度活力持續迸發。“為者常成,行者常至”,在堅定制度自信的基礎上,加強制度創新、增強制度意識,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中國道路,定可迎來坦蕩如砥的前程。
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

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